社区app有哪几类

国外真实在线 |咪乐|直播 荷兰心理学家乔丹研究发现,回忆了曾经做过的不道德行为后,当事人会做出更多的道德行为。

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故知仿佛知道元卿凌进来了,稍稍地整了一下那有点不太合身的衣裳,“楚王妃?”

听了这称呼,元卿凌知道她的消息很封闭。

元卿凌坐下来屏退了左右,蛮儿牵了多宝进来,多宝趴在元卿凌面前,耳朵竖起,对故知虎视眈眈。

门关闭上,故知显得有些不安,“你想做什么?”“问你话,你不用紧张。”元卿凌看着她,“你坐下来吧。”

故知双手回头摸了一下,摸到椅子,便慢慢地坐下来。

她直起腰坐着,仿佛这样显得傲气一点,她努力维持着自己最后的尊严。

“你孩子的父亲,是谁?”元卿凌问道。

故知仿佛是知道她要问这个,道:“静候的。”

“故知,少些套路,多些真话。”元卿凌表示了不信。

故知摊手,“这就是真话,楚王妃如果不信,我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“你说是我父亲的孩子,那么,请问何时何地,你与我父亲搭上?”元卿凌问。

俏丽毛晓彤秀出好风姿

故知讽刺地笑了,“其实楚王妃何必来问我呢?问静候去吧,相信他不敢否认。”

“我自然会问他。”元卿凌看着她有些愤慨的脸,“你既然能对静和郡主说,自然也能对我说,这孩子真不是魏王的吗?”

故知还是讽刺的语气说:“事到如今,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?都这副模样了,命都未必能保住,还有什么不能如实相告的?这孩子若是魏王的,我千方百计都要保住,可他不是。听外头的人说,楚王妃心地善良,若真是这样,何必赐我一包落胎药?莫非,还真念我肚子里的是你的弟弟或者妹妹么?不嫌恶心人?”

元卿凌淡淡地道:“废话不说,一个条件,你把事情始末部告诉我,我等你生完,命人送你回南疆,你现在不可能落胎,都这月份了,落不了。”

故知有些不信,“你会命人送我回南疆?”

“是的,但是,我必须听到部的真话。”元卿凌道。

故知用怀疑的神情对着元卿凌,“我能信得过你吗?”

“你自己斟酌,但我言出必行。”

故知呼吸有些微微急促,脸上也有渴望之情,“我没有选择了,我只能相信你,如果我和盘托出,而你不送我回南疆,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。”

“好!”元卿凌看着她,“你说。”

故知双手握住了椅子的扶手,头微微昂起,露出两分清冷之色,“孩子确实是静候无疑,这点我没必要撒谎,至于这所有的事情,也确实是安王安排的,我有把柄在安王的手中,我只能听她的命令行事,我的幻术对魏王起了很大的用作,因为他心里极度怀疑魏王妃,这使得我不费吹灰之力便可控制了他,可惜,我控制他是遵循了他内心的想法,加固了他对魏王妃的怀疑,相信魏王妃的孩子是青阳君的,其实,青阳君压根没见过魏王妃,他所见的一切,都是我营造出来的幻觉。只是,我能控制这些,却无法控制他与我真正的相爱,所以我对魏王妃说的那些,都是真的,魏王其实从未碰过我,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曼陀罗上的幻觉,他自己也不知道。我按照安王的吩咐,用尽一切办法去激怒魏王妃,希望她大闹一场,闹得人尽皆知,可她就是一句话都不提,我只好让她一直沉在丧子之痛里无法自拔,几度寻死,她的命是真大,几次都死不去,她堕楼那一次确实也是我做的,其实那时候,我已经不是太想去听安王的话,只是纯粹地想赶走她,和王爷在一起,女人很傻的,有时候会沉迷在自己营造出来的假象里头,我爱上了他,以为他对我的好都是真心的,浑然忘记这是自己设计的结果,浑然忘记他一旦清醒过来,是会怎样的恨我。”

元卿凌听这些听得心烦意乱,这些事情,恶心,诛心,她冷冷地道:“这些我已经知道,我只想知道,这孩子怎么会是我父亲的。”

故知冷笑起来,“最好的结果,难道不是我怀了魏王的孩子吗?可魏王的孩子我怀不上,只能出去找,安王素来是一个见缝插针的人,你当时已经崭露头角,他必须得有筹备压制你们,加上当时静候为了考核的事情,十分紧张,到处找关系,也找上了安王那边去,安王没答应帮他,却让他陪了我几个晚上,你父亲欣然同意,也就是那时候,我怀上的孩子。”

元卿凌几乎不能相信,元八隆的这波算什么?献身吗?

如果是真的,元卿凌真想剖开他的脑子,看看里面是不是长了草。

“安王最后也没帮到他。”故知讽刺地笑了起来,“你那位父亲,真是蠢钝如猪,如果有一天,你楚王妃死了,就是被他害死的。”

元卿凌有点想吐,不想再看他阴阳怪气的脸,且她的话未必可信。

她道:“你暂时在这里多住两天,过两天再叫人送你回去。”

说完,她起身拉门出去了。

出去之后,马上叫来徐一,“请我父亲过来,就说我有要紧事找他。”

徐一领命而去。

静候被请了过来,元卿凌先不去见他,叫人带他去侧屋里头见故知,再命人偷听他们说什么。

徐一带静候到了侧屋,道:“侯爷您稍等,太子妃马上过来。”

静候坐下来,见屋中还有另外一个人,且此人浑身污垢,像个乞丐,而且双眼被挖去,甚是恐怖,他心里嘀咕,这府中怎么还有这样的人?

“侯爷,别来无恙?”

静候猛地抬头看过去,神情有些惊愕,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

这声音有些熟悉,只是,他不记得见过这个没眼睛的乞丐。

“侯爷不记得我了吗?”故知微微讽刺地道。

静候浑身一颤,整个跳起来,下意识地想夺门而出,但是大门竟然关上了。

“侯爷怕什么?”故知阴恻恻地笑着,像鬼一样对着静候的方向。

静候心底震骇慌乱,低声怒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故知道:“是楚王妃叫我来的,她想知道我腹中孩子的父亲是谁。”

静候难以置信地看着她的腹部,声音慌乱颤抖,“你……你怀孕了?你不要乱说啊,你孩子的父亲不是本侯。”